足彩2串1什么意思:萬方期刊網,快速職稱論文發表權威機構

  • 熱門搜索:
您的位置:首頁 > 搜狐足彩 > 論文分類> 民事訴訟法管理制度研究

搜狐足彩 www.huvdt.com 民事訴訟法管理制度研究

來源:搜狐足彩  時間:2018-04-12 14:18:44  點擊:

  [摘要]為探究我國當前民事訴訟兩審終審制度中所存在的弊病1,通過與各法治國家現行審級制度對比,取其精華,探究出一種適合中國國情和法制化建設的審級制度,從而實現民事訴訟管理的公正與效率原則。通過對比研究,最終得出中國應完善現有兩審終審制度,嚴格上訴和再審的條件,并輔之以有條件的最高院對生效裁判的法律審,以發揮兩審終審制度應有的作用。

  [關鍵詞]審判管理;公正與效率;兩審終審制度;審級制度

  一、審級制度的意義

  司法體系是一國管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完善與否是區別人治國家與法治國家的重要標志。而審判制度又是司法制度的一項重要內容,審判制度管理過程中公正與效率的實現直接關系到司法權威的樹立[1]。其中,審級制度是現代司法體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在民事訴訟領域,審級制度通常代表了當事人依法從一審到終審之間可以控訴的次數。在當今世界各法治國家,一審案件通常由初級法院審理。由于初級法院審判人員的業務水平問題、審判過程中存在的各種非客觀因素以及案件的復雜程度等,通過一次審判所得到的裁判往往不可能絕對正確。對于一審裁判中產生的事實錯誤以及法律錯誤必須通過一定程序予以糾正,從而維護司法的公正與權威,保障當事人正當訴訟權利的實現[2]。而該程序在現代司法體系中則體現為上訴。綜觀各國規定,在民事訴訟中,上訴一般是指當事人為謀求對其更為有利的裁判,而請求上級法院對下級法院所作出的裁判進行重新考慮的程序。因此,審級制度的存在不僅保障了當事人上訴權的實現,還維護了本國司法體系的完整以及司法裁判的權威和確定性。當事人的上訴權是其訴權的延伸。審級制度保障了當事人訴權的正常行使,為在一審遭受不公正裁判的當事人提供了救濟途徑,使其在遭受不公時有權利向上一級法院進行控訴,從而有機會獲得對自己有利的判決,同時也保證了裁判的正當性。假使審級制度不存在,當事人在遭遇不公正判決之后便會求訴無門,因而對司法制度產生失望與不信任。同時,審級制度的存在,保障了在當事人提起上訴之時上級法院有權對做出原裁判的下級法院進行審判監督,對案件進行重新審理,并有權推翻原有裁判而作出新的裁判。在此過程中,原審判過程中的事實錯誤能夠得以糾正,法律能夠得以正確和統一適用,進而得出一個相較原裁判更為客觀公正的裁判,使司法權威得以維護并加強人們對司法的信任。在司法實踐中,由于歷史及其他原因,不同法系國家的審級結構也多有差異。然而,無論是在德國和日本等大陸法系國家,還是在英國和美國等普通法系國家,普遍都確立了三審終審的審級制度。在典型的三審終審結構中,其前兩審多為事實審,而第三審為法律審[3]。中國由于歷史和國情原因,一直采取兩審終審制度。

  二、我國的兩審終審制度

  我國《人民法院組織法》第二條規定,我國法院按級別分為最高人民法院、高級人民法院、中級人民法院和基層人民法院四級。而依照我國《民事訴訟法》第十條的規定,我國人民法院在審理案件時采取兩審終審制度。因此,我國的審級制度為四級兩審終審制。在民事訴訟中,根據《民事訴訟法》規定,按照案件情況的不同,各級法院均可作為一審法院。各一審案件,除最高法院作出的裁判為最終裁判,當事人不得上訴外,其他各級法院所作出的裁判,當事人不服的,均可以向上一級法院提出上訴。而二審法院所作出的裁判即為最終裁判,當事人不得再提起上訴。

  (一)我國采取兩審終審制度的原因

  根據傳統學說,我國之所以采取兩審終審,是基于我國的基本國情[4]。從當事人角度出發,一方面,由于我國幅員遼闊,交通不便,過多的審級會使當事人疲于奔波,進而不利于其訴訟權利的實現,同時也會影響其工作和生產。而兩審終審制可以使大多數當事人的訴訟解決于其常年生活的地方,從而方便其訴訟,減少其訴訟成本。另一方面,過多的審級會導致當事人纏訟現象的發生,使司法效率下降,司法成本提高。從司法機關角度來說,一方面,由于我國人口眾多,民事訴訟案件累積,上訴案件數量巨大,倘使高級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疲憊于解決上訴案件,則會增加其負擔,從而對監督、指導下級法院的司法工作具有一定消極影響。另一方面,當人民法院作出的終審裁判存在瑕疵、需要得以糾正時,可以通過啟動審判監督程序予以實現,從而使當事人依舊可以得到合法救濟。從這些方面來講,兩審終審制度在我國長期存在有其意義。

  (二)我國兩審終審制度之弊病

  近年來,對于我國傳統的兩審終審制度,越來越多的學者開始產生質疑。一方面,隨著經濟的發展,交通的便利,當事人越來越在意自己訴訟權利的實現,而不是交通所產生訴訟成本。另一方面,高級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可以通過加強上訴條件之審查來提高上訴條件,進而減少上訴至其的案件。因此,傳統學說中堅持我國兩審終審制度的立足點已產生了動搖。與此同時,隨著司法實踐的發展,兩審終審制度中越來越多的弊病開始暴露出來。首先,我國大部分一審案件由基層人民法院審理,如當事人對其作出的尚未生效的裁判不服,則有權上訴至中級人民法院。而在我國四級法院中,中級人民法院屬于級別較低的法院。其審判員的業務水平以及辦案能力普遍具有局限性,并不完全具備終審審判員所應具有的業務能力。因此,由中級人民法院所做出的終審裁判,可能會存在一些紕漏,對司法權威性會產生一定的不利影響。其次,審級制度的一個重要功能便是促進法律適用的統一。在司法實踐中,各國統一其法律適用的方式多為通過終審裁判來實現。而在我國,設立有409個中級人民法院,針對相似案件,各中級人民法院所作出的裁判差異巨大。因此,促進法律適用統一這一重要功能很難通過各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終審裁判來實現。在我國現行司法體系中,雖然采取了審判監督程序來完善兩審終審制度,但《民事訴訟法》第200條對當事人有權申請再審的條件卻規定得過于寬泛。由于事實問題、法律問題以及程序問題都可以啟動審判監督程序,導致了審判監督程序容易被當事人合法地濫用,造成訴訟成本增加,訴訟效率低下等一系列問題。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兩審終審制度因過于頻繁的審判監督程序失去了其存在的價值。

  三、對我國兩審終審制度完善之思考

  針對本文上一部分所言之弊病,本文認為,我國應在堅持兩審終審制度基本原則的基礎上,同時輔以有條件的一審終審與最高院對兩審終審裁判的法律審,并以較高啟動條件的審判監督程序作為補充。

  (一)堅持兩審終審制度的基本原則

  不可否認,過多的審級代表了低下的訴訟效率以及更高的訴訟成本[6]。兩審終審制度在減輕訴訟壓力、降低訴訟成本、提高訴訟效率方面有著三審終審制度不可比擬的優勢。為了發揮其優勢并解決前文所述之弊病,我國有必要加強人民法院的內部控制,發揮審前程序的作用,并提高上訴之條件。內部控制,是管理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指通過制定相應的計劃和方法以實現其使命和目標的管理方法[7]。人民法院應根據兩審終審制度的要求,制定相應的嚴格的內部標準,以期將訴訟終結在兩次審理過程中。人民法院通過內部控制,提高審判的效率和裁判結果的公正,能夠以有限的訴訟資源實現兩審終審的目標。在以美國為重要代表的英美法系國家的民事訴訟中,審前程序發揮著巨大的作用。在審前程序中,雙方當事人及其律師通過資料的交流以及適當的溝通,可以有效的整理證據,確定爭點,甚至直接促使當事人達成和解。美國有超過90%的民事案件解決于審前程序。而法院通過審前程序可以清楚的了解案情與爭點,使案件可以被有效率地審理。同時,在審理過程中,由于對案情的充分了解,法官可以作出更為公正的裁判。近年來,審前程序在我國司法實踐中越來越得到重視。假使審前程序的作用能夠在我國司法實踐中得到充分發揮,那么進入訴訟程序的案件將大量減少,人民法院的訴訟壓力將大為減輕,審判人員也將有精力對進入審判程序的案件進行更為公正的審理與裁判。而更為公正的裁判意味著當事人的滿意程度提高,進而上訴案件將會減少,上訴審的審判質量也會提高。此時,二審終審將會在很大程度上滿足當事人和司法體系的需求。依據我國現行《民事訴訟法》,但凡合格的當事人依程序針對法律規定允許上訴的裁判進行上訴,上一級人民法院都應當適用第二審程序對上訴人的上訴請求進行審理。這就使當事人存在僥幸心理,而對第一審不夠重視,而后通過上訴引發第二審程序。而二審案件的堆積,又造成了訴訟效率低下的惡果。同時,當事人不正當的利用上訴審程序也造成了大量訴訟資源的浪費。因此,提高上訴之條件能夠有效防止當事人濫用上訴權,從而節省訴訟資源,提高訴訟效率。本文認為,人民法院應當對上訴人所提出的訴訟請求及理由進行審查,認為其上訴理由中所提出的事實問題和法律問題可能對原審判結果產生重大影響的,應當允許其上訴。如果案情復雜,訴訟標的額過于巨大,或有證據證實上一級法院可能有包庇行為的,應當準許其越級上訴。如果所提出的只是原有的已經清楚認定的事實問題和法律問題,應當駁回其上訴請求并說明理由。通過提高上訴的條件,可以使當事人更加重視一審程序,在二審程序中也會積極參與到訴訟過程中。繼而,二審法院在此基礎上所進行裁判更容易得到當事人的理解和支持,從而達到終審裁判的作用。通過加強人民法院的內部控制,發揮審前制度的作用,并且提高上訴的條件,可以使當事人更容易在二級審理過程中實現自己的訴訟目的。同時,人民法院的司法效率得以提高,裁判的公正程度得以保障,進而實現兩審終審制度應當具有的價值。

  (二)以有條件的一審終審與最高院對生效裁判的法律審為輔

  如上所述,在一般情況下,我國的民事訴訟應當適用兩審終審制度。而在某些情況下,輔以一審終審可以進一步提高訴訟效率,降低司法成本。而賦予最高院對生效裁判具有法律審的權力可以更好地保證法律適用的統一以及維護司法的公正與權威。我國《民事訴訟法》第十五章規定了一系列可以一審終審的案件。此外,小額訴訟程序也適用一審終審。通過對這些訴訟標的較小、情況簡單的案件進行一審終審,不僅降低了當事人的訴訟成本,還減輕了人民法院的負擔,提高了訴訟效率。但是,為了保證當事人訴權的實現,應當賦予當事人在訴訟時選擇小額訴訟程序或普通簡易程序上的權利。然而,對一些可能會對整個法律體系的構建有重要意義,對公眾產生重大影響,對法律的統一適用產生重要促進作用的兩審終審的案件,可以由最高院對其進行法律審。此法律審并不同于其他國家的三審終審制度,其并不改變兩審終審的裁判,而是將兩審終審過程中的一些法律問題通過最高院上升到原則性的問題,進而統一法律的適用,維護法律的權威,使公眾對司法的信任感得以提升。3.以嚴格的審判監督程序為補充維護最終裁判的既判力對建設法治國家具有重要意義。過于寬松的再審條件,將會使既判力的權威大打折扣,甚至破壞法律和訴訟的安定與權威。在我國司法實踐中,生效裁判稍有瑕疵,當事人,甚至檢察院便可以該瑕疵作為啟動再審程序的理由,這不免造成了司法資源的過度浪費,也使兩審終審制度流于形式。而根據各國司法實踐來看,只有當生效裁判在程序上出現巨大瑕疵或者在實體資料上具有重大缺陷的,方可啟動再審程序,以維護既判力。我國在司法實踐中,也應當嚴格規定再審的條件,從而使二審裁判的既判力得以確定。嚴格而有效的審判監督程序可以作為兩審終審制度的有效保障,在終審裁判發生重大錯誤之時,通過審判監督程序予以糾正,可以有效地保證司法的權威和當事人的正當訴訟權利。

  四、結語

  基于我國國情及民事訴訟制度建設與管理現狀,在堅持兩審終審制度的同時,通過發揮審前程序的作用、提高上訴條件、輔之以一審終審與最高院的法律審,并通過嚴格的審判監督程序予以救濟,我國的兩審終審制度一定可以發揮其應有的作用,我國的民事訴訟體系也將進一步完善,公民的正當訴訟權利也將會得到有效的保障。

民事訴訟法管理制度研究相關期刊:

?